10年两轮狂飙突进 光伏巨头为何走老路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7日

       北京报道和阅读历史是明智的, 但对于商业和工业也是如此。 年关将至,

单晶龙头隆基股份3年扩张计划出炉, 光伏行业备受瞩目。 2017年光伏行业火热, 光伏企业追我扩产。 对于本轮企业扩容, 光伏行业人士直指630抢装刺激和光伏巨头争夺市场份额。 值得注意的是, 2017年至今的光伏产能“大跃进”表面上与2007年、2008年颇为相似, 而10年前的无序扩张却导致不少光伏企业的衰落。 之前发生了什么变化? 产能过剩的历史是否会重演, 引发业界深思。 产能“大跃进”光伏企业正在进行产能扩张较量。 近日, 隆基股份发布了为期三年的产能扩张战略。 以2017年底15GW的硅片产能计算, 2018年底单晶硅片产能将达到28GW, 2020年底达到45GW。按照这个计划, 仅今年产能增加 将高达 87%。 另一单晶硅巨头中环股份于2017年9月新增5.8GW单晶硅产能, 添加后中环股份将在2019年底拥有23GW单晶硅产能。 这位愿意点名的高层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 2019年的时间点是为项目留出空间, 主要是要到年底达到23GW的产能 但从数据对比不难发现, 隆基与中环在产能扩张上格格不入, 都将今年视为产能扩张的关键年。 单晶硅产能的扩张,

只是打开了光伏产业扩张的一个角落。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数据显示, 2017年我国光伏新增装机容量打破2016年34.53GW的历史纪录, 国内市场新增53GW, 同比增长53.6%。
        其中, 有多晶硅、硅片、电池等多条产业链。 产品产量增长呈上升趋势。 除了隆基和中环在单晶硅领域的增产外, 在多晶硅领域的扩产也是毫不妥协。
        其中, 通威股份非常抢眼。 记者梳理通威公告称, 2017年通过自建光伏项目和联合光伏项目共投入光伏产业增资341.4亿元, 超过其2016年的208.84亿元收入。2016年和2017年, 通威筹集 通过发债、资产重组、资产剥离等方式融资近100亿元。 公告显示, 通威仅在包头和乐山两个10万吨级多晶硅项目, 现有2万吨产能。
        项目建成后, 通威的多晶硅产能将超越保利协鑫, 位居全球第一。 事实上, 除了上述三大典型企业外, 包括保利协鑫、天合光能、中来、阿特斯光能在内的众多光伏企业也纷纷进入这一光伏产业链扩张的浪潮中。 抢装刺激这波光伏企业的产能扩张, 与“630抢装”息息相关。有关的。 2016年12月28日, 国家发改委下调2017年光伏电站上网标杆电价, 并表示光伏发电标杆上网电价将在2017年试行一年调整一次。 未来。 根据规定, 对2017年以前备案并纳入往年财政补贴规模管理、2017年6月30日前投产的光伏发电项目, 实行2016年光伏发电标杆上网电价和 补贴标准。 2017年和2016年光伏发电标杆上网电价可以看出, 2017年1月1日之后, 第一至第三类资源区新建光伏电站标杆上网电价 分别调整为每千瓦时0.65元、0.75元和0.85元。 元, 与2016年相比, 电价分别下降18.75%、14.77%和13.27%。 为享受2016年更高的光伏上网电价, 光伏企业已于6月30日前建成投产, 630抢装潮卷土重来。 国家能源局数据显示, 2017年上半年新增光伏发电装机容量为24.4GW, 超过上年同期的22.5GW。 “这次扩产是由于2017年630价的刺激作用, 加上民营企业对分布式和扶贫光伏的爆发式投资, 导致国内光伏快速增长, 设备企业开足马力, 甚至抬高价格。 出货量紧缺。”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信息部主任薛静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对于本轮扩容,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在下游应用端, 中国每年新增装机容量占全球的50%以上, 装机投资成本和发电成本仅 是10年前的10%, 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大国, 这和10年前双方在外(技术在外, 市场在外)的情况完全不同。” 此外, 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光伏企业扩产也是为了扩大规模。 抢占更多市场份额。 过去泡沫中失败者的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2007年至2008年, 国内光伏企业开始出现产能扩张后的“泡沫”, 随后产能过剩叠加“两端外”双重反查, 众多光伏巨头资金链急转直下, 也未能逃过 轮回循环, 已经重组甚至破产。 就像原油在整个石化行业的地位一样, 作为整个光伏产业的源头, 多晶硅材料对光伏产业的影响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2009年, 由于此前光伏在短短几年内大举扩张, 多晶硅被列为产能过剩行业。 公开数据显示, 中国多晶硅产量从2005年的60吨猛增, 2006年至2008年这一数据分别达到287吨、1156吨、4000吨, 并且以倍数计算增产速度。 狂飙突进的增产也让光伏巨头们反思。 据媒体报道, 前光伏巨头之一的无锡尚德董事长施正荣曾在2007年公开表示, “光伏泡沫”已经出现由于多晶硅原材料全部进口, 我国光伏产业实现了“大跃进”。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 我国光伏产品出口受到跨国贸易打压, 多晶硅价格从塔顶跌落。 在多晶硅价格暴跌之前, 很多光伏企业囤货过多, 国外需求减少。 包括无锡尚德、江西赛维等中国光伏企业在内的多家中小厂商减产甚至停产。 此后, 国内光伏产业逐渐步入衰退期。 到2012年, 在美国上市的光伏企业开始出现亏损。 随着欧美相继对中国光伏产品进行双反调查,

昔日的尚德、赛维、英利等光伏巨头相继爆发危机。 . 如今, 曾经闻名遐迩的无锡尚德路和江西新余赛维大道的名字已很少被提及。 产能过剩风险酝酿? 光伏产能大规模扩产的重现, 将引发业界争论是否会引发历史悲剧重演。 “过去谁有钱谁都可以参与扩张, 但在走出上一轮的野蛮增长后, 这一轮扩张的光伏企业大部分都有产业积累, 光伏产业正在走向成熟, 这不可能 直接和上一轮比。” 一位经历过光伏产业周期的国内光伏巨头企业高管告诉记者。 华创证券分析师王秀强告诉记者, “由于产能扩张, 特别是多晶硅和硅片的量产增加, 势必导致价格下跌的新变化。
       在这一趋势下, 马太效应出现, 低- 成本, 竞争激烈的企业必胜, 尤其是隆基、通威、保利协鑫等光伏行业巨头, 目前的规模扩张直接关系到公司未来的市场布局, 巨头们的战略是 通过增加市场份额来消除它们。高成本的竞争对手。” 而这也得到了企业的印证。
        “行业发展到一定程度,

难免前几家企业占据较大的市场份额, 而后几家企业只能占据15%-20%的市场份额, 这是行业发展的规律。 公司这么多, 规模效应非常明显。” 上述光伏巨头的一位高管告诉记者。 目前, 已经出现了这种分组的趋势。 有趣的是, 这个分组是单晶硅和多晶硅领导者之间的交叉联盟。 具有代表性的是, 通过合资、股权整合等方式, 协鑫联众中环有限公司、通威有限公司、联威隆基有限公司。虽然企业较为乐观, 但对光伏扩张风险的声音 行业仍在增长。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王伯华近日公开提醒行业要特别警惕产业过热问题。 无论是多晶硅还是电池片扩产, 都是很厉害的, 但是扩产的时候, 要根据全球市场来考虑。 ,

扩建计划应与技术准备相匹配。 “我们要时刻关注市场环境, 看到2011年前后出现的光伏制造业过剩, 我们非常不高兴。” 王伯华说。

返回到上一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4-2022 ca888亚州城 yazhoucheng (www.homeinchico.com),All Rights Reserved

9.166675s